上海統一戰線大調研 > 正文

農工黨中央:健康精準扶貧 助力鄉村振興

2018/7/5 14:42:24 來源:人民日報

  健康連著小康。一個人的健康狀況關系一個家庭的命運。疾病,很多時候催生貧困。

  健康扶貧怎么推進?如何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受中共中央委托,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農工黨中央主席陳竺率領農工黨中央調研組日前赴云南,圍繞“深入開展精準健康脫貧,助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開展調研。

  完善醫保政策減輕負擔

  幾個月前,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瀘水市洛本卓白族鄉金滿村村民李益南一家,搬進了易地扶貧項目建設的新居。因患有脊髓內血管母細胞瘤,李益南2015年7月做了手術,欠下不少債,成了因病致貧戶。

  “我身體情況不好,經常腹部疼痛,腿腳麻木,也沒辦法工作。”病痛和貧困讓李益南一家多了不少愁緒。如今,妻子在外打工,兩個孩子由李益南照看,日子過得很拮據。

  云南省是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不僅貧困人口和貧困縣數量全國最多,而且脫貧攻堅的難度也最大。“因病致貧是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大頭,大病和慢性病是一些貧困家庭脫貧的最大制約。”云南省省長阮成發向調研組介紹。

  加強因病致貧返貧人口的識別與退出管理,才能實現健康精準扶貧。調研組了解到,云南省組織了10萬多名基層衛生計生人員開展了兩輪摸底調查,核實核準全省因病致貧返貧貧困戶28.8萬戶、111.6萬人。

  2017年,云南省出臺健康扶貧30條措施,讓貧困群眾“看得起病”的保障水平明顯增強: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醫療費用實際報銷比例,從2016年的61.15%提高到2017年90.26%,人均自付費用從2441.63元下降到657.61元。

  “貧困人口醫療保障水平顯著提高,但健康扶貧任務仍然艱巨。”全國人大環資委副主任、農工黨中央專職副主席龔建明指出,我們調查發現,一方面,因病致貧、返貧仍較為突出,32.27%的被調查農戶家中有大病和慢性病患者,需要持續給予扶持保障;另一方面,部分貧困縣醫療服務能力又不足,基層藥品配備偏少。

  “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問題是一個長期性的任務,非一朝一夕之功。”陳竺在調研時指出,要確保“有錢管治病”,完善醫保政策,夯實貧困人群大病保障基礎,將治好病、解決好醫療費用是當前兩項重點任務。

  “一站式、一單式”即時結報

  怒江98%以上的面積是高山峽谷,“看天一條縫,看地一道溝”是這里的真實寫照。邊疆山村村民交通不便,如何讓建檔立卡貧困戶方便看病是調研組重點關注的問題之一。

  “我們開展大病集中專項救治。采取定病種范圍、定定點醫院、定臨床路徑、定診療方案、定單病種收費標準、定報銷比例、加強醫療質量管理、加強責任落實的方式,按‘病人不動專家動’的原則,實施大病集中救治。”州委書記納云德回應,怒江2017年篩查出大病患者107人,救治106人,救治率99.67%。

  在州人民醫院大廳的顯眼位置,放置著“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醫療費用‘一站式’結算窗口”的宣傳展板: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在州內定點醫院出院結算醫療費用時,由定點醫院通過信息系統計算出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和兜底保障等政策措施報銷補償金額后,對各類報銷補償資金統一進行墊付,按照有關規定實行“一站式”即時結報,患者只需繳清個人自付費用。

  “在山區農村,尤其是在深度貧困地區,村民看病本就山高路遠,出山一趟要顛簸幾個小時,再加上文化水平不高,往往難以弄清楚各項政策的費用計算、報銷方法和程序。‘一單式、一站式’的結算更方便村民看病。”調研組專家肯定這一做法。

  醫療衛生事業發展不充分、城鄉醫療資源配置不均衡等問題在貧困地區表現得尤為突出。“從短期看,在一般貧困地區,可充分利用當地醫療衛生資源的協作聯動來解決。借鑒云南省內外的成功經驗,應首先精準識別對象,把病人和病種準確鑒別出來,然后實施精準醫療服務,利用專業醫療力量對因病致貧信息進行核查評估分類,對大病應治盡治,對慢病患者實行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實現精準救治。”調研組建議,在深度貧困地區,比如云南迪慶、怒江等地,可探索建立長期固定化的醫療救援制度,協調較發達地區專家組成醫療隊長期駐扎貧困地區,推動城市優質醫療資源有效充實貧困地區基層網底。

  “云南省健康扶貧人數多、任務重、難度大,目前,云南省尚有79萬因病致貧返貧人口,醫療服務基礎條件補齊短板面臨的困難較大,再加上多為山區峽谷,就醫非常不便。”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管中心處長、健康扶貧專家翟曉輝建議,應積極探索互聯網+健康扶貧模式,充分利用人工智能、互聯網大數據應用等新興技術,解決醫療服務能力短板的實際問題。

  提升醫療衛生服務能力

  木棍作柱、籬笆當墻、木板為頂,在瀘水市洛本卓白族鄉金滿村捌登小組,記者見到了村民居住的“千腳樓”。房子都依陡坡而建,樓上住人,樓下養畜禽。還沒走到門口,一股難聞的糞味迎面而來。

  村居的環境狀況,也是健康扶貧工作關注的重要方面。“深度貧困地區健康扶貧任務重,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弱,還有722個行政村無公共衛生廁所、191個行政村無村級衛生室,迪慶、怒江均無三級甲等醫院,每千人病床數僅為3.51張。”阮成發介紹,要全面推進美麗宜居鄉村建設,制定和實施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實施方案,因地因村制宜開展農村生活污水和垃圾治理,整治鄉村公共空間和庭院環境,力爭通過3年努力,給城鄉群眾特別是農村群眾一個干凈整潔的生活環境。

  當前,我國面臨著人口老齡化以及疾病譜、生態環境、生活方式不斷變化等帶來的新挑戰,保障人民群眾的健康,需要統籌各方力量共同解決一些重大和長遠問題。

  “要從廣泛的健康影響因素入手,以普及健康生活、優化健康服務、完善健康保障、建設健康環境、傳播健康文化、發展健康產業為重點,將健康融入城鄉建設、發展各方面和全過程,明確各部門在健康促進方面的職責,真正形成各部門共同保障人民健康的合力。”調研組指出,要加強農村基層服務網底建設。加強健康宣傳教育和慢性病管理,讓村民摒棄不良飲食習慣和生活方式,提升農村整體健康管理水平。

  實現精準健康脫貧,還要加強公共衛生和疾病防控,提升貧困地區醫療衛生服務能力,讓貧困人口“少生病”。陳竺指出,“既要加大各類傳染病防控力度,開展貧困地區兒童營養改善和新生兒疾病篩查等重大公共衛生項目,也要加大對慢性病防治力度,防止剛剛走出貧困又被慢性病纏身。”

  村醫是最貼近老百姓健康的“守護人”。邊疆山村人口少、轄區面積大、交通不便,公共衛生服務任務重,村醫難免感到付出多,但是待遇不高。“去最遠的一戶量血壓也要徒步十幾公里路。”金滿村的村醫張春南說。

  “要繼續在基層醫療衛生人員隊伍建設上下功夫。”陳竺指出,進一步采取多種舉措,強化貧困地區衛生人才隊伍建設、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等項目,推動醫療資源向貧困地區、農村基層下沉。

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